關於部落格
 |小大讀書會 |小大繪本館 | |小大季刊 |
  • 76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季刊45|小小公民大大聲

Q :  為小孩設計的營隊多半是才藝學習或趣味體驗,為何會以「兒童權利」和「公民意識」為題?

真美:「談到這個想法的起源,是從在永和社大開『兒童與兒童文學』課開始。我們會走到對兒童權利的關注是很自然的事,因為當我們關心小孩的世界,最後會發現很多問題的根本是兒童的權利被剝奪。後來覺得光開課是不夠的,所以成立『兒童文化研究社』,也開始不斷涉獵、瞭解兒童權利。」「從開課到成立社團,也一直在思考『公民意識』要如何和課程連結,一開始成員間有很多拉扯,後來慢慢有共識,之後就是怎麼把理念付諸行動。這兩年因為一些社會議題較大,公民意識慢慢浮現,過去一般的民眾就是在自己的生活圈生活,不太意識到自己和社會的關係、社會參與比較薄弱,既然我們關心小孩的世界,那就從小孩開始做吧。最早我們和中山托兒所合作,後來又串聯了貓頭鷹圖書館、新莊社大一起在新莊做了兩次『小小公民』活動。」

美慧:「社區大學的理想是建立一個公民社會 ,新莊社大在思考,想要尋回社大創立的精神。社大已經歷了15年,對社會比較大的改變是成人走出既有的生活圈,開始打開視野,至於有公民視野了嗎?目前還剛睜開眼睛、才要慢慢展開來,而這個精神有沒有辦法落實到“從小扎根”呢?目前我們已經帶志工在小學做『小小社大』」。


Q :  「小小公民」系列活動是怎樣醞釀成型?你們在其中的關係位置又如何?

明灑:我在女兒就讀的小學做了十年的故事志工,瞭解台灣小學圖書館多半擁有很棒的硬體設備、很多的藏書,但往往沒有能力對書籍做有效的推廣。於是,我在女兒的學校規劃辦理『作家日』活動,我希望讓孩子認識不同的社會偶像,?又不願孩子只是膚淺的看看明星、湊湊熱鬧,於是我擴大了整個活動的廣度與深度,涵蓋了圖書館「作家書展」、「認識作家與作品分享」,最後再以「作家說故事」、「與作家有約」掀起最後的高潮。在經營「貓頭鷹圖書館」時,我承續這樣的想法不定期舉辦互為搭配的「主題書展」與「主題活動」,期望讓閱讀和生活聯結。2011年10月,我籌劃「說不完的家鄉故事」主題書展,找來了新莊社大美慧合作,她邀請陳建一老師帶領親子一起親身走訪新莊老街,回應很好。2012年有幸得到顧氏文教基金會提供的經費,當時我想何不就把貓頭鷹主題書展的成功模式帶入小學,那一年我們跑了四所小學,吸引了三、四千人次的參與。多次活動經驗的累積讓我清楚知道,這類活動在小學要能成功,事前的細膩規劃、時程的安排都很重要,其中包括故事志工的培訓、書展的選書與介紹、導讀課程設計、志工與班級排班等等,都很重要。而另外,更重要也更困難的一點便是與學校單位的溝通,而各校熱情的志工剛好可以補足這一塊的不足,讓活動進行更加順利。』

「2012年4月,貓頭鷹和兒研社合辦了「歡迎來到孩子之國書展」、「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海報展」以及兒童權闖關活動,當時曾有小學表達移師佈展的意願,我深感這是一個更應長期細膩籌劃與辦理的議題而作罷。當2013年再度得到顧氏文教基金會的贊助經費時,我馬上詢問真美、以琳和美慧,詢問合作的可能。」


Q :  大人聽到要談「兒童權利」有什麼反應?這個題目要帶進學校,容易嗎?

以琳:「過去,大人成長的過程沒有機會接觸這個議題,自然就不認為小孩應該要學習。」

美慧:「一直會有種大人的聲音說現在少子化,孩子都變媽寶、師寶,你們一直強調自由、民主,小孩會不會更難管教  ?其實來自大人  的恐懼來自自己的公民意識還不清楚,自由、民主並沒有深耕在心裡,所以看到這樣的題目會有很多疑慮。」

明灑:「最初要在體制內小學去談這樣的議題我的內心著實有些許忐忑,我的操作模式是私下徵詢可能有意願的學校,同時寄發企劃書廣召多校,開辦說明會,當時共有7校參與。在會議上果真有大人提問:「給他們權利,孩子會不會“爬上天”?」我的回答是:正是因為許多大人對兒童與兒童權的觀念沒有釐清,所以才更希望透過這個活動,讓這個議題更清楚被大家瞭解。」

以琳:「來聽說明會、也能夠接受的學校,才會決定要做,然後就找學校的故事媽媽開始準備,有人聽到要談樂生的議題會存疑,不過經過說明,也覺得無妨,應該讓孩子去看看。光華國小的公民營,我們有邀請故事媽媽一起來加入工作人員,看到我們帶孩子的方式,覺得很好。這個活動除了給小孩的影響,我覺的給故事媽媽的影響其實是更好的。」

真美:「整體來說,台灣的成人會對這個主題排斥、保持距離。雖然我們的主體是『小小公民』,過程卻要和許多大人溝通,我們就用各種方式包括開課來做為溝通的方式,只要大家願意參與,其實都會接受。」


Q : 孩子有問出甚麼有趣的問題嗎?
 
明灑:「在做『作家日』時,常常被問到『這個作家死了嗎?』」

以琳:「文字印出來變成書,小孩好像就覺得這個人應該『沒有了』(大笑)。」

真美 :「整體來說,這一代的孩子比我們好,比較敢言,但是環境沒有給他們太多機會去發揮,這一次我帶的那一組(光華國小環境踏查)小孩就超會表達的,很短的時間就可以把觀察整理得很好,厲害!」

美慧:「我帶的小朋友在新莊街上看到一間『柑仔店』就問為什麼現在7-11這麼多,這個有趣的『柑仔店』都沒有了?還有在另一個國小帶小朋友去看新莊老街的陳家老宅和武德殿、講都市更新的題目,他們說,老房子夾在左右的高樓中:『會喘不過氣!』。
『那你怎麼辦,你只有四年級耶。』
『我可以去抗議啊!』
『我可以畫海報!』
『我可以做小小導覽員!』」



Q : 可以說一下兒童權利公約票選的結果?

明灑:「兩個學校的結果竟然很巧妙的都一樣!第一名是「遊戲權」、第二名是「受保護權」,而且兩校票數最高的幾本書《22個孤兒》、《不可以》、《黑色小鳥的祕密》也都和這兩個主題相關!」

以琳:「這些傷害可能來自老師、家長和同儕,有時候不只是體罰,還有語言和精神的傷害。」

美慧:「為什麼第一名是『遊戲權』?答案也反映在生活營的回饋單上,很多人寫『可不可以不要去安親班?』。」


Q :  這個活動會繼續辦嗎?如果有人想在自己的學校或社區做,你們有什麼建議?

明灑:「已經在籌備第三個學校了,還有一個學校一直 打電話來問。」

以琳:「這個議題的帶領要有充分的準備和自覺,孩子來上『兒童權利』的課,大人如果還是用一種很權威的方式,用管秩序、命令或操控的發式來做,可能會讓小朋友對兒童權利的概念更模糊了。」

真美:「公民意識或是兒童權利,在社大也花了幾年的時間才說服學員認同這個議題,那是辛苦的,後來開始比較順利是因為繪本的助力,像是《好心的國王》、《不可以!》,那是一個很好的接觸的開始,藉由書,再把大家帶進去討論。我們書單裡面的書不一定都是為了這個議題而作,是我們看了之後覺得書當中有相同的想法或概念,基本上它就是好看的繪本,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可以進入。我和以琳這學期會去小大繪本館開課,從『兒童觀』慢慢帶到『兒童力』、再到兒童的參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