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大讀書會 |小大繪本館 | |小大季刊 |
  • 76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季刊46|小大朗讀,無添加!

 那個時期說故事這檔事,是有天賦和受過專業訓練者的事,時下的故事媽媽則是後來的事了。

 認識小大,起因於十多年前,我在人本教育札記裡,讀到林真美老師寫的一篇關於她做小大讀書會的故事。真美提到日本家庭文庫的做法,是把想聽故事的人找來家裡?。這對當時愛說故事,卻得從內湖搭兩小時公車,轉暈了才到得了重慶南路上的信誼基金會的我來說,真是太美妙了!於是「把想聽故事的大人、小孩找來我家」的單純想法,我開始了大湖小大。

 「小大方式」對我的影響

 後來,真美對兒童、教育、繪本的見解及態度,深深吸引我追隨並拜師學藝。在20多年前,那個兒童圖畫書良莠不齊、套書氾濫的時期,她用「繪本」二字區隔並定義圖畫書,創立小大推廣繪本和親子共讀。她主張:說故事人要扮演繪本的畫框,或是音樂演奏者的角色,要原汁原味呈現文本?。後來這些,漸漸形成了所謂的「小大說故事方式」。

     依我的理解,其實,所謂的「小大方式」不過就是尊重文本、尊重兒童的一種朗讀方式罷了。朗讀,英文叫做 ”READ ALOUD”,是西方世界百餘年來,床邊故事的傳統方式。「唸個故事給我聽!」是幾代小孩上床前,對著送她(他)上床的爸媽或其他大人說的話。靜靜地朗讀一本書送孩子入睡,彷如睡前儀式般,平和安靜。朗讀,同時也是圖書館員最常用來為孩子說故事的方式,因為它最接近書、最接近閱讀;圖書館員藉由美好的聲音讓文字躍然紙上,成功地讓孩子歡喜把書抱回家。

 然而,為何這種朗讀方式在台灣會受到大人們高度質疑,甚至輕視? 20年前是這樣,現在亦然。很多人依舊認為:「拿著書唸,是比較不會說故事的人做的事。」

 老實說,十多年前的我也經常不安分於小大老老實實拿著繪本「唸」故事的方式,老是擔心這樣說故事,孩子會不會跑光光?爾今回想,發現那是因為不夠相信:

 不夠相信手上的文本,夠好到可以逐字逐句忠實呈現;不夠相信自己的聲音,夠好到可以讓人如癡如醉;也不夠相信孩子,可以靜靜地被我們準備好的豐富的聲音吸引,可以被一本精心挑選過的適合他們的經典文學吸引。

 對照今日,我能十分自在地帶著林格倫的〈長襪皮皮〉進入偏鄉小學五年級的班上,為他們逐字逐句朗讀,說者、聽者安靜享受的情景,我很歡喜自己進入了為人朗讀者的奇妙境界。(註:這個一年前說的故事,已升小六的班,昨天還在跟我熱烈談論著皮皮呢!)

     說故事的方式很多種,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說故事,百花齊放,皆是孩子之福,不是嗎? 在我們大溪五色鳥故事坊裡,就有這麼一個舒服包容的氣氛:我們有天生肢體表情豐富,隨時都能來上一段的故事媽媽、有台語相當道地的故事阿嬤、也有受過嚴謹思考及討論訓練的夥伴、還有和我一樣鍾情朗讀,從繪本讀到少年小說的故事志工?。每個人找到自己最擅長的、最喜歡的方式為孩子說故事,只要隨時提醒自己「孩子是主角」,我想,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是故事高手。

 成為一個朗讀喜愛者

 至於,我是何時從一個愛表演的說故事人,過渡到一個朗讀喜愛者呢?也許,古典文學裡「小玉說書」的美妙和台灣收音機裡「廖添丁講古」的精采,早就烙印我心。多次觀摩國外說故事人(story tellers) 的演出,包括日本、美國圖書館的說故事活動,也如醍醐灌頂;圖書館員們沒有誇張的聲音和表情,常常只帶幾本書或者沒有書,用專注自信的眼神和自然的聲音,告訴孩子:「我要說故事囉!」,接著,孩子便像著了故事魔似的,欲罷不能!

 還有,多年前在宜蘭童玩節的一場國外兒童劇團的表演,至今教我難忘。那天說的是七隻小羊和大野狼的故事,說故事人只用單純乾淨的人聲開場,便立刻抓緊觀眾目光;用身體、手和幾條手帕的想像與創造,取代繁複真實的道具;他們的聲音不刻意誇張,他們的道具不具象艷麗,卻能兜緊觀眾的五官進入故事。全場兒童樂翻天,大人也如痴如醉!

 原來,兒童是可以被簡單而有創造力的聲音給攝服的! 如果聲音夠好,炫麗的道具也是多餘。於是我暗自期許,有一天,我也要讓我的聲音擁有這樣的魅力!

 其實,從我開始做小大,長期朗讀真美引進和翻譯的經典繪本後,我得到許多好處:不只閱讀圖畫的眼光變好,口語也變精煉了。從前口語表達:「嗯、啊!」贅字很多的習慣,不知不覺少了,用字遣詞也較以前豐富,甚至偶而沒帶書卻需要說故事的場合,我也能掰上一段有著起、承、轉、合的故事哄哄小孩,這是不具說故事天賦的我的收穫,也是我鍾愛朗讀的原因之一。同時,朗讀,對俗務繁忙又愛說故事的我來說,就像是「方便法門」,只要手上有書,我便能隨時開始說故事。

 小大朗讀,無添加

 小大的朗讀方式,像是時下最夯的無添加(物)的食物真滋味,身體健康無負擔,然而,為何仍不受大眾青睞,甚至誤解? 我們似乎仍不太相信自己(包括別人)簡單純粹的聲音可以跟孩子說話、說故事,始終迷信說故事一定要表情誇張、張牙舞爪,才能吸引孩子。這也許是習慣吃重口味、有添加物的食品,才叫美味的台灣的另一個不奇怪現象吧。此刻我突然撞進一個明白:難怪大呼小叫的台灣本土戲劇會百集不墜,因為那樣的表達和說話方式,早已深入人心啊!

 雖然並非所有書都適合拿來大庭廣眾下朗讀,但只要因時、因地、因人、選好書,小大朗讀,絕對可行。即使只是摘錄書中的精華,為孩子念上一段,都是珍貴的文學饗宴。我就是這麼做的,我曾在小六晨間閱讀時光裡,朗讀泰戈爾的愛情詩,大小皆陶醉!

 我愛朗讀,我也會持續用朗讀這種單純美好的說故事方式,為孩子們呈上一客客無添加物,原原本本、實實在在的食物真滋味。



關於我:
 林苑玲,1965年生,喜歡孩子叫我”小願阿姨”,
 1995年在內湖自己家客廳成立”大湖小大讀書會”
 1999年搬家到大溪另成立「三層小大讀書會」 (後改名為「小大車庫圖書館」,2004年因工作關係暫時休館)
 「大溪五色鳥故事坊」的創始成員(2000年至今),目前是教育部偏鄉小學101閱讀方案晨間閱讀課的故事媽媽,每周一次在大溪永福國小、美華國小及美華附幼說故事。



小願在永福國小五、六年級說故事,替代役哥哥拍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