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大讀書會 |小大繪本館 | |小大季刊 |
  • 76444

    累積人氣

  • 4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季刊47|兒童節 有什麼「不可以?」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 簡稱AI)成立於1961年,在各國有300萬會員,支持者及行動者分布於一百五十多個國家。因捍衛世界人權的卓越貢獻,於1977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1978年獲頒聯合國人權獎。AI以宣揚《世界人權宣言》及其他國際人權公約為宗旨,目標是讓每個人都能有尊嚴地生活。

 台灣的AI兒童小組成立於2013年1月,包括小學生與0歲寶寶和他們的照顧者。兒童小組希望透過學習、創造、分享來促進台灣與世界的兒童人權。以每月一主題的方式,認識台灣的自然、人文環境,在其中探索人權的意義並努力實踐。

 2014年春天,台灣發生了「太陽花民主運動」,年輕人用勇氣、創意來捍衛民主,年長者體力和時間不若少年仔,但也熱情襄助各種資源作為參與運動的一份心力;而孩子,也沒有在這場運動缺席。

 「親子共學團」從318佔領立法院當天,就在群賢樓前搭設帳棚,照顧者帶著小孩,在這裡生活、學習,直到「出關播種」。

 受到共學團精神的感召,你所知道台灣最愛孩子、最挺孩子的「各路人馬」都到這裡,認領共學團每天安排的繪本、短講、藝術活動......用心讓孩子瞭解服貿、環境、人權等議題。AI兒童小組的成員也參與其中。

 大人告訴我們「不可以!」,自己卻......

 3月24凌晨的行政院事件,國家暴力赤裸裸的橫陳街頭,沒有人能夠否認,這已是嚴重的人權侵害事件。許多原本對這場運動冷眼旁觀的人,認為最基本的底限—人性尊嚴—已遭到不可原諒的侵犯,於是在330大遊行中,第一次站上街頭,抗議政府殘忍的鎮壓手段。

 「AI兒童小組」討論著,應該能再做點甚麼!一方面告訴大家,小孩也是「小小公民」,有意見要表達;另方面,也希望給堅守在立法院的大姐姐、大哥哥打氣,告訴他們:「謝謝你們!不怕!」。於是,在4月4日兒童節,AI兒童小組發起了「國家暴力,教壞囡仔大小,向政府說『不可以!』」的活動。

 「不可以!」這個標題,是David McPhail繪本「No!」的中譯 ,2013年由作家林真美翻譯,並積極在國內推廣此書作為小小公民教育的最佳書目。這本簡單但充滿力量的書,以一封信作為開始及結束。讀者要從頭到尾走過繪本一遭,才知道為什麼必須說「不可以!」,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親愛的總統:

 在我的學校,我們必須遵守一些規定。

 不可以推人

 不可以打人

 在治理國家時,你有這樣的規定嗎?

 原本,繪本的時空、地緣,與台灣都無關,但在此時看來,卻是字字敲進台灣人的心坎裡。

 基於保護孩子,我們避免讓國家施暴於民的畫面呈現在他們眼前,然而那段時間,平面、電子媒體不斷的重覆相關畫面,街頭緊張的氣氛,也讓孩子有所感受,當他們天真的問道:「為什麼警察要帶著棍子?他們會打人嗎?」「為什麼他們要把自己遮起來?」「為什麼他們要把大家圍起來?」大人,該怎麼回答呢?

 不一樣的兒童節

     4月4日上午,群賢樓前的帳篷區,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小小大大,我們沒有大張旗鼓的宣傳,也沒有擾擾嚷嚷的動員,僅是經由臉書活動發佈消息。

 主持人簡短的開場後,由林真美老師開始介紹繪本「不可以!」

 接著,民謠歌者林冠婷,帶大家齊唱她譜寫的歌曲「小小大大」。

 每個人的手上,都已經有一張「不可以!」的空白明信片,可以寫、可以畫,如同繪本主角那樣,大家開始寫畫一封給「總統」的信。

 「不可以---ㄅㄠˋ ㄌㄧˋ」

 「不可以---說謊」

 「不可以---打人民」

 「總統不可以---躲起來」

 寫畫完成,小小大大帶著自己的一封信,走出帳篷區、穿過馬路,向總統工作的地方前行。陽光很好、風很好,我們很自在、輕鬆、說說笑笑,但是,穿著制服的大人很緊張的跑前跑後。待隊伍走進凱道前,迎接我們的,是一排黑黑長長、長滿利刺的拒馬,和一排面無表情,用盾牌遮住自己的警察。

 「為什麼總統不收我們的信?」

 「嗯,因為他害怕。」

 「怕什麼?」

 「怕聽真心話。」

 這些信沒辦法親自送到總統手上,於是大家把明信片掛在拒馬上,還要很小心的避開纏繞的鐵蒺藜。走回帳篷區的路上,新聞聯絡人收到消息,立法院裡面的大朋友邀請這群小朋友進去!可惜,由於駐警的干涉,最後僅有15個人能「代表」進入立法院,探望在場中的姐姐、哥哥,為他們加油。
 
 AI兒童小組的孩子年齡從0~12歲都有,所以不大能用一般「上課」的方式作為活動背景介紹或是活動成果“驗收”。通常,我們會各自依據家中孩子的年齡,於參與活動前後,用聊天的方式談論。而這種方式,有別於團體活動中必須競相發言(或是“競相羞怯”),有時能聽到非常有意思的回饋。

 例如9歲的允成,知道有一群人闖入立法院,很直覺的說:「他們一定是用了很多方法,政府都不聽,才會冒險去佔領立法院不出來吧?」

 這個小小的自發性活動,很意外的,在當天被許多媒體大幅報導。但是對於AI兒童小組來說,那並不是需要歡欣鼓舞的事情,因為我們的訴求與目的很簡單—讓大家知道,小孩對社會議題也有意見、也該被聽見。特別是告訴總統先生,大人總是說「不可以打人」、「暴力是不好的」,自己卻做了最壞的示範,還躲起來不面對,真是「 教壞囡仔大小 」。

 從小,我們過了多少的「兒童節」,無非是讚揚兒童的天真、可愛,用獎品與糕點討我們開心,期待我們做個「規規矩矩的好學生」。

 2014年的兒童節過得很不一樣。當兒童節與社會運動相遇,身為老師、家長,應該做什麼?我們以「不可以!」的活動作為一個案例,只要有人權不彰的地方,就可以是教室、是肥皂箱、是榕樹下,就可以作為人權教育的現場。

 反思1:教材何處尋?

 國內每年出版的童書銷售額,僅次於參考書類,是極為可觀的市場,然而以「人權」或「公共議題」為主題的,比例卻不高,一本好的繪本,勝過千言萬語,若有更多好文本作為教材,不僅讓教師課程設計有厚實的基底,也很有機會促成小小讀者閱讀文本後即有關心、參與人權事務的動能。
 

真美老師的「不可以!」繪本導讀,為兒童節行動開場。攝影 / 如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