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大讀書會 |小大繪本館 | |小大季刊 |
  • 766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季刊42|閱讀經典繪本˙保障珍貴童年

 所謂的經典繪本,指的是:
 一.它必須是成就人類的作品。不論是形式或內容,都能對人類社會起提昇作用;並被後來的創作者、讀者視為典範。
 二.它既是獨特的,也是普遍的。它既非人云亦云之作,也非作家的喃喃自語。它在呈現上雖有與眾不同之處,但內容所碰觸的,往往是人類最根本的情感和一些普世的價值。也因此,不拘時、地,都能引起廣泛的共鳴。
 三.它必須是長壽的。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就不能稱之為「經典」。經典必須是經由一代又一代讀者的淘洗,一路過關斬將後存活下來的長銷之作。四.它必須是我們想繼續傳承給下一代的。藉由這些文化結晶,我們得以和下一代產生連結,並且讓先人創造的文化果實,得以繼續在人類的歷史中生生不息。

為孩子張羅「有年輪的繪本」

 英國的宗教學家、文學作家、同時也是兒童文學經典名著《納尼亞傳奇:獅子、女巫、魔衣櫥》(大田出版)作者的 C.S路易斯(C.S.Lewis,1898~1963年),在一次得獎的演說中說道:「大多數的人在看待成長時,都只把它當成是階段性的變化。隨著長大,人們就會跟過去的階段有所切割。在脫掉兒童時代的衣物後,我們會穿上屬於少年時代的衣物;等到下一階段,我們又會脫下少年時代的衣物,穿上青年時代的衣物。接著,我們褪下青年時期的衣物,穿上屬於成年人的衣物。換句話說,等到我們長大成人時,我們便丟棄掉過往的各種人生階段,一心一意扮演著『成人』這單一的角色。然而,在看待人的成長時,應該還有另外一種型態,也就是把成長看成像『年輪』那樣,從兒童期開始,一步步接連到少年期、青年期、成年期,每一個階段都是前面階段的累積,而這有著經驗相連的生命,才是真正的成長。……

 C.S. 路易斯深刻的點出唯有「有年輪的成長」,才是真正的成長。他認為,做為一個兒童文學的創作者,必須帶著有年輪的生命,才能創造出直指童年、打動所有人的作品。而做為一個成人,我們也有必要重拾生命中的各個可貴階段,努力讓自己變成一個「有年輪的大人」。如此一來,當孩子和世界接軌時,我們才有可能扮演好「引渡者」的角色,為他們找到最能厚植童年的那些養分,把世界中最好的、經過提煉的事物,盡可能的呈現在他們的面前。

 畢竟,童年稍縱即逝。且童年在我們的生命過程中,是根基,也是年輪最核心的部份。所以,我們應該盡可能的提供一個豐富多元、有機又營養的環境給孩子,然後,讓他們在其間自由的抓取,自在的長成。然而,回看現今孩子的生活,因為社會競爭的壓力和消費文化的橫行,不可否認,我們有時會讓過度的學習和充斥的物質一再消耗稚齡的他們,這不僅讓他們錯失了許多觸探世界本質的機會,也使得他們的童年在喧囂與暗沉中度過。想想,這對於他們未來成長為一個「有年輪的人」,是多麼大的缺失!

 所以,站在孩子的角度,當我們想要為他們張羅繪本時,實在沒有必要「以量取勝」,相反的,應該以「質」為先,為他們尋找「有年輪的繪本」。我們可以說,那既是對童年、對生命有深刻體悟的成人所創作出來的書,也是小孩在珍貴的童年階段,最應該接觸的事物之一。雖說「書海茫茫」,但只要我們眼光準確,能為他們多讀那些兼具深度、廣度,又能引起他們興趣的繪本,那麼,感覺敏銳、感受力超乎成人所想的孩童,就能浸淫在書的美好世界中,甚至,他們會想要一聽再聽,直到把書的菁華全都汲取盡了才止。

從「經典繪本」入手

 大人不免要問,要怎樣,才能為孩子挑選一本「有年輪的繪本」?如果,我們是個失去童年感覺的成人,那我們真有可能在面對眼花撩亂的書市時感到束手無策;或者,我們也有可能自以為是,只顧帶著成人的眼光和目的,在為孩子挑書。結果,孩子不是扭頭就走,就是淪為成人主宰下的犧牲品,在不知不覺中,被塞進一堆偏離兒童趣味、或是充滿成人價值的書。

 這現象在台灣尤其顯著。因為我們大多數的大人,童年都沒有看過繪本,對繪本的認識不免有些模糊;如再加上以市場為導向的出版,難免就會造成目的、功能取向之書大行其道,並導致作品庸俗化、劣幣驅逐良幣、好書難見天日的現象。這先天不足、後天失調的惡性循環,不僅逼得好書漸漸在市面流失,也害得大人、小孩無從累積他們對繪本的鑑賞和品味。如果大環境不能提昇,那麼,就算小孩的生活周遭不乏繪本圍繞,但我們真的無從保證,他們所接觸到的,都是能引起孩子共鳴、能夠給予他們內在滿足的書。

 所以,在尋覓好書的過程中,我們實有必要放下成人的目的與需求,不但要努力做一個理解小孩的大人,也要虛心的和孩子一起在繪本的世界中學習。我們除了在與孩子共讀的過程中,藉由孩子的反應去體會什麼是接近孩子「波長」的繪本外,最好的方法便是直接從「經典繪本」入手。畢竟,「經典繪本」是每個時代所留下來的最優質作品,同時也是不同時代的讀者累積起來的「共識」,所以,關於什麼是「好繪本」,我們都可以藉由閱讀一本又一本的經典,從中找到答案。對大人而言,這不僅是我們自我教育的絕佳過程,也是讓好繪本「附身」的不二法門。慢慢的,我們在看其他的繪本時,便會因為經典的滋養而變得嗅覺敏銳、眼光精準,如此一來,身邊的孩子便自然有福了。

 至於在一開始,我們如何判斷一本繪本是否合乎經典的要求呢?在我的經驗中,除了不斷的自我提昇、避免用單一的角度去詮釋作品外,客觀的「年份」推算,其實也是一個很好的依循法則。也就是說,當一本書從問世到今,如果經歷數十寒暑,猶能在市場上立於不敗之地,那表示不論是形式或內容,它都具備了經典的內涵與價值。

 一本有「年份」的繪本,就像越陳越香的醇酒那樣,它既是親子之間、甚至是祖孫之間共同擁有的文化記憶,也是世代接力下的永恆味覺。所以, 在淹腳目的繪本出版時代,如果你打開版權頁,看到一本繪本已經年過二十,那就請「安心服用」吧!至於為什麼說是年過二十,那其實也是見仁見智,但因為它可能經歷了兩代親子,所以,也算得上是一個經得起考驗的指標了。

當經典繪本遇見兒童

 當我們手上握有經典繪本之後,接下來最重要的便是「唸」給孩子聽了。有人說,繪本強調的是現場主義,一本繪本吸不吸引人,還取決於這最後的「動態閱讀」。當文字被轉化成聲音,繪本既有的圖、文表現便會因共振而立體;此外,說者與聽者之間的眼神交會和情感互動,也會增添繪本的風情。

 光有成人的鑑賞,卻無視於繪本在呈現時的真實樣貌以及小孩的反應,是不足以論斷一本繪本的好壞的。畢竟,小孩才是繪本的最後評論者。唯有與他們一拍即合的作品,他們才會本著直覺徜徉其中,並在聽完、看完之後,以「再講一次」做為他們給作者的最熱情回應。

 還有,那些貼近兒童的經典之作,不論是十年、百年前的作品,都因為裡面飽含了兒童的特質,而像放諸四海的孩童那樣,既跨越文化、國界,也跨越時代,縱有歲月的遺痕,卻絲毫不見褪色,甚至,還「無往不利」的得到每一個小孩的擁戴呢!

 所以說,基於傳承,也基於給孩子一個快樂的閱讀童年,身為大人的我們,實有必要為他們朗誦一本又一本的經典繪本。或許,我們會因為看到孩子自自然然的喜歡聆聽一本書,而體會到小孩親近美好的事物,是全憑直覺的。但相較於此,成人卻習於先找尋意義,或是因為急著對作品下結論、貼標籤,而錯失了整體閱讀的趣味。而這也是在陪伴小孩閱讀經典繪本的過程中,我們可以回過頭來跟小孩學習的。

 其實,所有的經典繪本,都展現了它們各自的豐富性。它們裡面既埋藏了知識、智慧,也放進了許多人類共通的情感和思維。當一個孩子用他的初心在接觸這些繪本時,那平易的感覺,就像他們愛不離身的小被被、奶嘴或母乳。小孩用這種浸潤其間的方式,廣泛的吸收生命中的各種美好汁液。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真該嚴選一些好的繪本,做為孩子童年閱讀的基本保障。而那些我們想要教會孩子的一切、一切,其實早已盡在經典繪本之中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