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大讀書會 |小大繪本館 | |小大季刊 |
  • 7803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季刊43| 「親子共讀的快樂花園」~談馬來西亞教總蟲蟲親子讀書會(蟲蟲小大前身)

  這是一個屬於3至12歲孩童與家長的專屬閱讀天地,教總希望透過此活動,達到以下目的:(1)通過為親子說故事的方式,推廣親子共讀的理念。(2)引導家長親子共讀的觀念與技巧,促使家長了解共讀的意義和重要性。(3)讓孩子樂於閱讀,喜於閱讀,從中養成閱讀的習慣。(4)提供親子快樂共讀,共享與良好互動的經驗,以增進親子之間的親密關係。

 駱駝姐姐(駱淑慧)是「蟲蟲親子讀書會」唯一一位全職負責人。她清楚表示,父母在家的任何時候,都可以和孩子進行共讀活動。只是現代父母太忙了,瑣事纏身,再加上父母自身缺乏共讀的童年經驗,不知道如何和孩子共讀。於是共讀往往就變成了爸媽把書交給孩子自己讀。甚至還有家長誤以為所謂的共讀,即是陪伴孩子做功課。對識字不多的幼小孩子而言,沒有大人的引導與示範,會讓孩子的早期閱讀出現不愉快、挫折的經驗,更遑論讓孩子愛上閱讀和培養起孩子的閱讀習慣與能力。加上大馬繪本閱讀起步晚,很多家長對繪本的認識不足,往往就讓孩子錯過了與繪本相遇的機會。

 因此,「蟲蟲親子讀書會」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閱讀的環境與氣氛、一個共讀的機會和示範,讓父母可以放下日常繁瑣的家務,應酬,帶著孩子一起來參加讀書會,用一個晚上的時間,全心全意地,沒有打斷,沒有干擾地陪伴孩子,為孩子說故事。而更重要的是,父母可以在讀書會中學習,培養共讀的習慣,以便在日常生活中隨時隨地,只要拿起書便可以和孩子分享故事,分享心情,建立親密的親子關係。

 在這個理念下,「蟲蟲」只允許父母或自系親屬陪伴孩子參加讀書會,而不接受外籍傭人的代勞。此外,也特別強調父母的共同參與與相互學習。父母的責任不只是每個月兩次把孩子帶來讀書會,更要在回家後和孩子互動,進行延伸活動。為了讓父母對“蟲蟲” 的理念有共識,淑慧還在讀書會開始前,召開一次“家長說明會”,讓參與的父母對自己在讀書會扮演的角色作出承諾。甚至連後來想參與但沒出席家長說明會的父母,淑慧竟還要求與父母面談,進行理念溝通,如此謹慎處理,目的也是希望能讓讀書會在擁有共識的氛圍下順利進行。

 除了召開「家長說明會」,淑慧也積極招募「想為孩子說故事」的義工。她物色了不同特質、抱著「只要喜歡小孩;並願意為孩子說故事」的單純想法的朋友一起來推動。大家在有限的人力與資源下,胼手胝足地在共讀的花園裡犁土播種。在大家輪番討論後,決定從2003年8月至12月,每個月進行兩次讀書會,當時就以台灣鄭世儀老師送給教總37本,由林真美老師策劃與翻譯的《大手牽小手》啟開這歷史性的一頁。而第一次的“蟲蟲讀書會”就在2003年8月8日的爸爸節開鑼了。

 為了讓孩子們享受到閱讀的樂趣,聽到最精彩的繪本故事。每一次淑慧和義工們都精心策劃當天的活動。從選繪本,做道具,設計暖身活動,延伸活動。「蟲蟲」的帶領者多是義工,他們常常是在下班後趕到教總大廈,用最短促的時間作準備和彩排。儘管如此,談起每一次的「蟲蟲」的準備與進行,過程中的點滴仍讓淑慧和義工們回味無窮。而每次活動結束後,孩子們的回應、家長的回饋、每一次活動經驗的累積,都讓他們的帶領由原來的生澀漸漸蛻變的更純熟。就這樣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摸索了半年。

 2003年的「蟲蟲讀書會」雖只有進行半年,卻深獲家長的好評與小孩的喜愛。當時在本地中文電台及各家報館的報導與宣傳下,逐漸獲得許多家長的支持和參與。甚至也吸引了外洲的家長不辭勞苦的每月兩次帶著小孩搭了兩小時的火車到來參與。淑慧後來也在妙贊師父的鼓勵及牽引下,獲馬來西亞中文報章《星洲日報》副刊曾毓林主任的邀請,有機會在《星洲日報》副刊負責撰寫一個月兩次的守欄文章,向《星洲日報》的讀者推薦繪本;並分享蟲蟲讀書會中進行的繪本分享及動人的故事。

 過程中,淑慧和義工們逐漸對繪本與親子共讀的理念產生許多的疑慮及提升理念的需求與渴望。於是,2003年11月,淑慧以教總名議邀請台灣著名繪本閱讀推廣人林真美老師來馬散播繪本的種子,分享“台灣小大讀書會”的理念與運作。當時她只是希望能借鏡台灣的經驗,再結合本土多元的特色,發展一個屬於馬來西亞的親子讀書會。真美老師現場為參與者示範朗讀繪本,幫助淑慧和義工們釐清了許多以大人為本位的觀念;尤其是提醒大人在共讀的角色,讓義工們對帶領親子共讀更增信心;也對蟲蟲讀書會的未來發展注入了新的力量。當年,馬來西亞許多人都不認識繪本,甚至市面上也沒有售賣中文繪本,所以推廣之路極為艱辛,講座出席者也寥寥無幾。所幸,教總當時有錄製了林真美老師的現場講座影片,後來充作親子學苑到全馬大小城鄉,社區、校園進行繪本共讀的理念推廣之教材,以讓更多人有機會聽到真美老師的繪本分享。

 真美老師在臨別前一晚對淑慧的叮嚀和鼓勵,要她「相信孩子、相信繪本」,並堅守這個信念,以及在送淑慧的書上寫下了這麼一段話:“或許馬來西亞猶是一片繪本沙漠,但蟲蟲們就是陣陣的甘霖,那就儘管埋下一粒又一粒的種子吧!期待繪本花開,在吉隆坡,在馬來西亞,在許許多多人的心中”,這段話更成了淑慧堅持不放棄繼續往前走的動力。

 除了推展讀書會,教總也在2004年11月7日成立了親子學苑,並附設了「蟲蟲圖書館」,成為馬來西亞首間社區型中文媒介親子圖書館;以提供兒童們一個舒適的閱讀空間和題材豐富多樣與高品質的讀物。蟲蟲圖書館的空間不大,但設有親子閱讀空間、圖書展示區和好書推薦區。淑慧還把整個環境佈置得很有童真氣息,五顏六色的坐墊上,還有軟綿綿的卡通布偶,是舒適的閱讀環境。蟲蟲圖書館的書籍,題材豐富且多樣化,大部分的藏書都以繪本為主。主要都是以孩子的角度作篩選。這裡的書,大多數是淑慧從教總原有的資源教育中心整理出來的,大多是市面上買不到的書,多數是由作者,台灣講師及包括台灣僑委會,國家圖書館,多家知名出版社以支持馬來西亞華文教育發展贈送給親子學苑作為閱讀推廣用途。由於市面上大多充斥以參考書,教科書、文字閱讀,教訓講道理口味偏重的書,所以淑慧都盡量過濾這一類型的書。

 詢及為何以「蟲蟲」來命名時,淑慧表示:「其實蟲蟲指的是毛毛蟲,但站在孩子的角度,蟲蟲會比較容易唸與容易記得。取名蟲蟲主要是提醒父母在看待孩子的學習過程時,有如毛毛蟲般。家長必須學習等待,給予孩子時間,經過一段時間後,等待的成果自然會出現。除此,當父母在閱讀時,可從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可體會到小孩的世界。父母從中作檢討和反省,使得親子關係更為密切。」

 孩子的成長不但需要時間,需要父母的耐心等待,更需要父母的積極參與。淑慧就發現,如果父母也專心投入互動,並藉此積極地與孩子溝通,再加上義工們的引導,孩子都會有很好的進展。相反的,如果那天父母把孩子帶來了,自己卻不能投入活動,中途離開或做其他事,那天孩子必然會分心。在讀書會中,小孩常常一句富有智慧的童言童語,總是適時的提醒及解開在場的大人固有的執著與慣性思維。「蟲蟲讀書會」 裡的小孩一直都是這群大人的老師。

 孩子們專注聽故事的神情、快樂的歡笑以及過程中的成長,是「蟲蟲」義工們最大的欣慰與回報,更是他們不斷激勵自己的最大動力。談起孩子們的轉變,總讓義工們欣喜無比。淑慧說,有的孩子沒有閱讀習慣,剛來“蟲蟲”時總是無法安靜地坐著聽故事,還會跑來跑去、吵鬧、干擾其他人。但是幾次后,不用大人催促、責罵,孩子到了故事時間自然就會安靜下來,坐到最前排故事、也有的孩子剛開始的時候,不會主動拿書來看,但是來「蟲蟲」後,看到其他有閱讀習慣的小朋友自己拿書看,慢慢地這些小孩也會在活動開始前,自己拿書來看了。吉隆坡多是小家庭,孩子從小缺少玩伴,不善與人相處,但是在「蟲蟲」有許多家庭和小孩,一些原本害羞、總黏著爸媽的孩子,來了幾次後可樂了,進到「蟲蟲」便快步離開父母的身邊,主動地和義工們打招呼,和其他小朋友玩樂。小朋友和家長彼此間也建立了深厚的友情。

 除了發現孩子們的轉變,更可貴的是,淑慧也看見了爸爸媽媽的成長。從一開始,淑慧便希望爸爸媽媽不只是這個共讀花園的賞花者,她更希望父母也可以是耕耘者。因此淑慧和義工總是積極鼓勵父母參與,幾次下來,爸媽看到義工們的努力付出,再加上平日的鼓勵,帶著回饋的心,逐漸一些父母也會主動要求朗讀一本書給孩子聽及協助義工帶領活動。對義工們來說,不但有更多的人分擔了原來的工作,更重要的是,父母逐漸灼熱的心給了義工們更大的鼓舞。

 經過每一次活動中的經驗分享,並通過討論,不斷地修改後,淑慧和志工們就在摸索中終於確定蟲蟲讀書會的模式和未來方向。而淑慧一開始的想法就是要讓親子共讀回歸到家庭,所以她開始在參與群中進行觀察及物色一些特別用心,願意付出的媽媽,並鼓勵她們也在活動中為孩子讀繪本,藉此提高媽媽們的信心。淑慧表示,其實她這也是在為蟲蟲讀書會的未來發展開始進行新的籌劃,她表示應該把親子讀書會的主權歸還給家長們。隔年開始,蟲蟲讀書會的義工就全交由家長擔任。淑慧的角色則轉變成統籌與帶領員,在讀書會裡成為一位陪伴者;陪伴著義工媽媽與爸爸們進行讀書會。蟲蟲讀書會的活動連續了五年,一直到2008年淑慧因返回家鄉陪伴與照顧患末期癌症的父親而決定離職,蟲蟲讀書會自此停辦。2011年11月,淑慧再次邀請真美老師來馬見證與同享馬來西亞繪本花開的喜悅。並在11月7日與真美老師在早餐中決定正式加入台灣小大。 2012年1月,淑慧以志工身份召集了一批中青代志工重返親子學苑,3月18日再次開展親子讀書會的活動,並正式立名「蟲蟲小大讀書會」,成為台灣小大讀書會在海外的第一個分會。當年出席讀書會的小孩也都成長為青少年了,而當年陪伴孩子出席的媽媽,如今也和孩子一起來擔任蟲蟲小大的志工,繼續散播幸福的種子。

 誠如淑慧期望的,在「蟲蟲」,孩子、父母和義工都是可以互相學習,一起成長的。在快樂共讀這個花園裡,孩子,父母和義工都是耕耘者也是收成的人。個人的轉變,突破,不但是自己的收穫,更會對其他人帶來示範和影響,讓學習與成長的氛圍,在團體中,在個別家庭中,在大人與小孩之間流轉。就像淑慧說的,「蟲蟲」提供了一個機會,一個環境,只要爸爸媽媽帶著孩子來,快樂積極的參與,美好的事情就會在彼此之間發生了。

 在吉隆坡這個大城市,繁忙的生活裡,倉皇的腳步下,乏味與壓力流動在空氣中,使得孩子和家長們慵懶的窩在家中變成愛看電視的“沙發馬鈴薯”,不只運動量少,也確乏良好的親子互動經驗。對於很多不懂得如何寓教於樂的父母,淑慧努力的鼓勵他們能攜著孩子的小手,走進親子學苑蟲蟲小大讀書會和蟲蟲圖書館,讓孩子回到陽光和花叢間那最純樸的世界,享受親子共讀的快樂。

備註:馬來西亞華校教師會總會(簡稱教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